猪价 新闻 技术 原创 视频 奎哥养猪 养猪大事件 走近养猪人 政策 会议 猪企 环保 招聘 专题 猪场建设 动力严选
圈外达人

李嘉诚的进与退:看破外部环境的一个侧影

  红商网讯:4月8日,电讯盈科有限公司及盈科大衍地产发展有限公司联合公告,以总代价9.28亿美元(相当于约72.01亿港元)出售北京盈科中心权益予买方Vinter Star Limited。至此,从2013年8月至今,李嘉诚出售中国内地商业地产总和已达到250多亿元。

  李嘉诚,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经理,首位收购英资商行的华人,1999年亚洲首富,2013年福布斯华人富豪榜统计,李嘉诚的总资产值达310亿美元蝉联华人首富,全球排名第八。

  作为一个在中国有重要影响力的商界人物,李嘉诚一向对市场把握很准,从当年击败怡和置地到1997金融危机,再到近几年抄底欧洲都能做到低进高出。其2013年至今一系列举动,潜藏的信号无论如何都无法被忽略。

  李嘉诚的退与进

  事实上,从2013年8月开始,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相继在短时间内迅速抛售内地房产套现。

  2013年8月,出售广州西城都荟广场等项目,套现26亿元。

  2013年9月,由长江实业持股约32%的置富产业信托,宣布以58.49亿港元收购大股东长江实业旗下天水围嘉湖银座商场及嘉湖山庄部分资产。置富产业信托被业界认为就是李嘉诚的套现工具,李嘉诚实际上是在变相出售在港资产。

  2013年10月,出售上海陆家嘴东方汇经中心,套现约70亿元。

  2013年12月,出售南京国际金融中心大厦,预计收获30亿元。

  2014年4月8日,出售北京盈科中心权益予买方Vinter Star Limited,套现9.28亿美元(相当于约72.01亿港元)

  在逐步退出内地的同时,近4年来李嘉诚开始谋划调整业务比重,向海外拓展。从近年来李嘉诚布局海外的路线来看,明显是以欧洲为原点,以公用事业为主线,能源与电讯并驾齐驱。根据公开资料,记者发现,李氏家族约半数的公司资产已转移至欧洲,4年累计海外并购额高达1445亿港元。

  2010年,李嘉诚旗下集团以91亿美元(700亿港元)从法国电力集团收购了英国电力网络业务EDF Energy的电网资产。

  2011年,李嘉诚长子李泽钜以24亿英镑(309亿港元)买下英国最大的自来水供应及污水处理公司之一N or-thum brian水务。

  2012年,李泽钜又斥资6.45亿英镑(77.53亿港元)收购英国天然气公司。

  2013年,长江实业牵头长江基建、电能实业与李嘉诚基金会共同成立一家分别持有35%、35%、20%和10%权益的合营公司,斥资9.43亿欧元(约97亿港元)收购荷兰最大的废物转化能源公司AVR-Af-valverwerking B.V。

  通过一系列收购,李嘉诚父子已成为英国基础设施资产的最大所有人之一,目前李嘉诚已经掌握了英国30%的电力供应、7%人口的供水、25%的天然气供应,被英国媒体惊呼“买下整个英国”。

  如果说前几年间李嘉诚海外投资主要以购买公司股权为主,而今,李嘉诚看重伦敦房地产项目的投资价值,开始加码海外房地产投资。

  据2014年4月2日港媒报道,李嘉诚旗下和记黄埔获批在伦敦发展涉及达10亿英镑(约129亿港元)的综合房地产项目,在伦敦金丝雀码头以东3.2公里的英国海军船坞旧所在地特福德,发展包括3500个住宅单位的多层大厦,以及写字楼、商店、餐厅及酒店。至此,长实集团已一跃成为近年来英国最大的单一海外投资者。

  退与进的预示

  2013年,李嘉诚抛售内地资产时,曾引起各界议论。为平息议论,2013年11月,李嘉诚罕见地、高调地接受了内地南方报业集团的采访,向外界表达了自己仍是一个“爱国、爱港”商人的基本态度。

  但是,就在采访后不久,从南京到北京,李嘉诚还是接连抛售黄金地段的物业。

  这到底是为什么?对此,李嘉诚部下、长江实业董事郭子威2013年9月5日在北京这样解释:公司出于稳健的投资考虑,只是不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今天卖出去,明天价格合适还可能再买回来。国内外的投资机会同样都在关注,只是目前到欧洲投资的机会更多。”

  虽然一切地产买卖都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但各界依然有自己的看法。

  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在微博上直言:“精明的李嘉诚先生在卖北京、上海的物业,这是一个信号,小心了!”

  任志强称,“只要李嘉诚没有把东方广场卖了,他就没有撤资。”

  《商业价值》认为:资本移动的根本原因是商业利益的驱动。商业无国界,看中的是投资环境和未来的预期。

  环顾整个世界,未来美国QE收缩,亚洲房地产和资产价格都会有剧烈波动,而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然处在关键节点上。在中国内地,房地产暴利时代已是明日黄花。虽然内地出租商业地产能形成持续现金流,但中国内地庞大的商业地产供应,积聚了巨大风险,而随着从中央到地方节俭风的推行,国内居民消费随之收紧,加之电商来袭,2014年的商业地产,将面临新一轮的挑战,招商难、销售难、开业难、经营难等问题将日益困扰业主。再加上“商业地产很有可能成为房产税首先开征的对象”的传闻,都使得有极强的洞察力和敏锐直觉的李嘉诚选择了高位套现。

  而欧洲处于正在恢复元气的时期,且资产处于低位阶段。

  内地和香港的高位与欧洲形成鲜明对比,减持高位资产,增持低位资产,不但完全符合李氏家族的投资理念,也是外部环境的一个侧影。

  
[责任编辑:李笑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