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非洲猪瘟根除计划的经验,值得借鉴

  西班牙政府借助及时准确的实验室诊断检测和严格有效的封锁扑杀等措施,在根除ASF计划颁布后的10年内即根除该病,成为非洲猪瘟根除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非洲猪瘟(ASF)于1921年首次被报道,1928年,该病也在南非出现。此后有报道称,1933年到1934年发生于南非的非洲猪瘟疫情共涉及11000头猪,其中8000多头死亡,2000多头销毁,只有862头存活,其严重程度可想而知。该病早期只流行于东非和南非部分地区,而在1957年,该病从安哥拉传入葡萄牙的里斯本,虽然很快被扑灭,但在1960年里斯本地区又暴发疫情,并在亚平宁半岛广泛流行。

  随后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前苏联、马耳他、比利时、荷兰等欧洲国家均有非洲猪瘟疫情出现,虽然疫情在多数国家很快就被扑灭,但西班牙的疫情却长期存在,直到1995年才被扑灭。在根除非洲猪瘟的过程中,西班牙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其西班牙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的动物健康监测中心也被OIE认定为非洲猪瘟参考实验室,成为OIE认可的3个非洲猪瘟参考实验室之一。虽然非洲猪瘟直至目前为止尚无疫苗可用,但西班牙借助及时准确的实验室诊断检测和严格有效的封锁扑杀等措施,在根除ASF计划颁布后的10年内即根除该病,成为该病根除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西班牙非洲猪瘟历史

  1960年非洲猪瘟ASF传入法国时,该病主要在生产水平较落后的农场里传播。随着20世纪60年代西班牙经济的起飞,猪肉产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短短几年时间,西班牙养猪业由落后的庭院式饲养模式转变为技术先进的集约化饲养模式。之前主要在南方和西南方的开放式生产操作,正逐步转变为6个区域内的工业化农场模式。这种饲养格局也造成西班牙境内高强度的猪群移动,使得疫情控制处于极为不利的位置。

  1960年,ASF在西班牙境内特定区域内迅速传播。初期临床表现为急性症状和高死亡率。随着该病的广泛流行,该病的流行病学、临床症状和剖检病变等发生较大改变,表现为发病方式较温和,有些呈隐性感染,出现病毒携带动物和死亡率低于5%的所谓“非典型非洲猪瘟”类型。曾有研究对西班牙流行区的408个农场进行了调查,结果17个农场(4.2%)有动物携带病毒的现象。这种变化使得临床诊断变得十分困难,对该病的确诊必须借助实验室参与才能完成。此外,在西南地区,该病毒也发现可以通过软蜱传播。

  在如此复杂的疫情状况下,西班牙的相关出口贸易收到严重制约,其活猪、鲜猪肉和特定猪肉产品无法对欧盟成员国进行出口,对养殖者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据统计,在1983年实施非洲猪瘟控制计划之前,西班牙政府为控制ASF直接投入的资金,如鉴定,诊断,流行病学监测等的花销高达1900万欧元。西班牙当局逐渐意识到现有防治手段的被动和陈旧,于是在1985年3月颁布西班牙根除计划。该计划由欧盟直接授权并提供约72亿比塞塔(超过4300万欧元)的财政支持。

  西班牙非洲猪瘟根除计划的关键点

  1985年之前,西班牙控制ASF的方法只是采取卫生管理措施和消灭临床阳性猪群。1985年,西班牙颁布ASF根除计划之后,控制ASF的策略发生了重大改进。关键措施如下:

  (1)流动兽医临床团队网络体系建设。这些临床团队参与动物圈舍的卫生监督、动物识别、流行病学调查,血清样品采集,屠宰场的血清学监测并督促和鼓励养猪生产者创建卫生协会。

  (2)对所有猪场进行血清学监测。为达到此目的,建立了简单快速准确特异的间接ELISA诊断方法,并设国家农业研究院为参考实验室用于协调地方和省级实验室并给予技术支持。在根除计划中共有17个自治区的39个实验室参与了血清学监测。为保证试验的准确和可信度,这些实验室都从国家参考中心引进试验所用耗材。

  (3)提高饲养场及饲养设施的卫生水平。该项计划的实施在于防止该病的散播。包括采用基本的卫生措施,如栅栏,安全处置粪便等。同时财政上也给予相关支持,如给予低利率的贷款用于设施改造。在1985-1990年共有2175个饲养场得到改造。

  (4)剔除所有ASF暴发点,对所有的ASFV携带者进行安乐死,消灭所有感染群。一旦国家参考实验室确认ASF暴发,立刻对感染群的所有猪进行扑杀,同时对周边样品进行采样以进行病毒学和流行病学调查。遵照相关法律,有关主管当局应立刻对感染猪群的生产者进行足额补偿。

  (5)对猪群的移动进行严格控制。交通工具也必须进行合适的冲洗和消毒。运输的动物必须获得官方兽医证明,并标注出发地和卫生状况。在移动动物的整个过程中(包括目的地,如屠宰场和育种场),根除计划的管理者都具有管理控制动物的权利。当猪只抵达屠宰场时,官方兽医会在屠宰之前审查卫生证书。屠宰场必须在屠宰之后仍保存卫生证书至少1年。对于猪肉生产企业,制造商需自动物抵达至最终产品成型的整个过程中保留猪肉来源的证明材料。这些措施受到了养猪业和大量社会力量的积极参与和配合,使得该病的分布和发生率发生了极大变化。

  至1987年时,仅四年时间,西班牙境内96%的地区已经无ASF临床报道。紧接着,在1989年10月,西班牙颁布法律将西班牙分为2个区域,包括ASF无疫血清监测区(2年内无ASF暴发)和ASF感染区。ASF无疫血清监测区覆盖了西班牙的大部分地区,占据了西班牙大约70%的猪肉产能,感染区则包含剩余的8个自治区。这个经欧盟批准的法律规定:感染区的活动物和新鲜猪肉不得进入无疫区,无疫区的活猪、鲜肉和特定猪肉制品可以进入欧盟其他国家进行贸易。随着疫情的逐步减少,到1991年时,感染区又划分为2个区域,一个是已经至少1年无临床暴发但还有少量血清学阳性样品地区,另一个是感染区。到1994年时,西班牙境内已经无ASF暴发报道。1995年10月西班牙正式对外宣布,ASF根除计划胜利完成。

  西班牙非洲猪瘟根除计划的经验与可借鉴之处

  西班牙非洲猪瘟ASF之所以能迅速根除,主要由于饲养者及整个相关产业人员对于根除该病的意愿极高,同时农业部及西班牙各自治区的大力配合和协调运作也在该病的根除上发挥了巨大作用。

  西班牙人嗜爱吃生火腿,其火腿产品也享誉世界,故猪肉消费量极高,猪也成为了西班牙的主要饲养畜类。2009年,西班牙猪肉产量居世界第4位,位居欧盟第2位,仅次于中国、美国和德国。西班牙猪肉出口量占其产量的32.3%,出口量仅次于德国、丹麦和美国,为世界第四大猪肉供应国。由于西班牙人对猪肉制品的依赖度高,故非洲猪瘟严重制约了该行业的发展,据估算仅1983年西班牙为控制ASF而消耗的费用就高达1140万欧元。另有人对非洲猪瘟根除计划的效益成本进行分析,结果推测出根除计划实施后获益会远远大于损失,且越快地完成根除计划越能获得最大效益,而财政支持缩水所导致的根除计划延缓将使得损失大于获益。

  西班牙的根除经验对我们来讲有许多借鉴之处。西班牙ASF根除计划实施时,通过广泛的宣传报道,特别是对农村有针对的进行宣传,使得养殖者能积极主动的参与到根除计划中。养殖者成立了卫生防御协会(也称健康保护组织)并在根除计划中发挥了主导地位。该协会最初是由市一级养殖者自发成立,以形成统一的方法对抗ASF。这些养殖者对种猪进行血清监测,建立正确的卫生基础设施,实行针对ASF和其他猪病的卫生计划并接受根除计划管理部门提供的帮助。到1990年,西班牙境内共成立了979个协会,这些协会内有农民41321人、种猪922996头。同时,还根据猪群的健康状态,猪场的卫生设施水平和现在猪场所处于的状态等对猪场进行分类登记注册等,这些措施都大大促进了ASF在西班牙的根除。

  供稿人及供稿单位:

  戈胜强,孙成友,吴晓东,张志城,张永强,赵永刚,刘华雷,王志亮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

  梅凝香 扬州大学

[责任编辑:猪小妹 ]
标签

非洲猪瘟,西班牙非洲猪瘟根除计划

想找工作或者招人的养猪朋友请添加以下猪小聘助手的微信号:

猪小聘:472451128

徐记者:LY15573164112

张记者:zhping18974858373

甘记者:zhupinhui2015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0731-83281859
客服电话:0731-83280701
媒体/会议合作QQ:2825794271
✉powerpigs2008@126.com

猪场动力网成立于2008年,定位“最具视听”的猪业媒体,以为广大养殖户提供准确快捷的市场信息、专业实用的养猪技术、贴近一线的人文关怀等为导向,目前已经形成《走近养猪人》《奎哥养猪》《养猪大事件》《动力人物》等为代表的原创视频矩阵,并且形成各自的品牌影响力。

  • 版权声明
  • 关于隐私
  • 免责声明

湘ICP备14007831号-5    © 猪场动力网.